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 > 正文

“病号出租屋”扎堆医院旁 客源不断安全存隐患

泰兴网 时间:2020-02-12 13:16:47来源:东方焦点网

  出租屋扎堆医院旁

  “大姐,你是到医院陪护亲人的吧?到我们私人公寓去住,有空调还可以洗澡,日租月租都行,包你满意……”“大哥,你住旅馆吗?便宜实惠,可住宿还可以做饭。”

  从每天上午10时到晚上7时,在西安西京医院门前广场地下通道口、康复路立交桥桥上和桥下,有数名女子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向过往的人手里发家庭旅馆小广告,招揽生意……在广场东边看见记者拍照,她们四下散开,等记者走后,又聚拢到一起。

  随后,记者来到广场西边、康复路立交桥西口,这里同样站着几个手持名片和小广告的青年妇女,记者刚上前咨询,就被几个女子包围。“最便宜的每天30元,条件好的一居室每天70元,有电脑空调洗浴100元。”

  记者跟随一名中年女子前往附近一家属院看30元一天的出租房。门口写着大大的“住宿出租”字样,但经营户拿不出任何手续,只说这是自己的房子,保证入住安全。走入楼道,一股从厕所散出的臭气扑鼻而来,再看其房间,条件非常简陋,客厅已经被隔成了房间,房内仅有一张双人床和电视机,再也没有其他的家具。

  记者进门后,那中年妇女和开店的女老板以为逮住了一条“大鱼”,又推荐了50元的房间,与前边不同的是,除了电视机以外,房间多了一条电褥子和夏天用的电风扇,还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那中年妇人告诉记者,后边有厨房、煤气灶。可以做饭,省不少钱呢,厕所有太阳能热水器,还可以洗澡,她拿出看家本领,费尽口舌,就是不让记者走,记者亮明身份,这才得以脱身。

  在附近开商店的王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在西京医院广场前发广告拉客人的妇女大多是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家庭妇女、失业女工,他们每天都在这儿招揽生意,旅店的老板按拉来的客人人数给他们提成,他们每月的收入在1000-1500元之间,以此维持生计。

  记者探访 “病号出租屋”

  到西安唐都医院看病的外地人都知道,唐都医院对面有个“旅馆餐饮一条街”,街上有近十几家小旅馆,挂出“住店”、“私人旅馆”和“招待所”的招牌。而西京医院仅南面小巷内就有小旅馆12家。

  家庭“病号出租屋”生意红火,带动了餐饮业和其他行业的发展,3月9日傍晚,在唐都医院南边旅馆餐饮一条街,记者看到与小旅馆相邻的小餐馆有20多家,每走几步就是肉夹馍、米线、面馆,还有川菜、湘菜等等,每家门口都是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生意兴隆。而卖草莓、圣女果,卖鲜花的老人孩子,也借机兜揽生意,同样收益可观。

  “西安××招待所位于唐都医院后门旁席王村,坐车到唐都医院,步行即可前往。现开业优惠,包月特价260元,短住的话每天20元。”

  记者慕名前往,一探究竟。在老板娘赵女士的带领下,记者穿过了“走廊”,来到了小旅馆的“厨房”,在厨房里,堆放着不少食材,灶台、调料,一应俱全。赵女士说,为满足住客需要,她在店里放了三个煤气灶台,但有时候忙起来还是供不应求。

  记者了解到,这些房间的价格也十分低廉,旅馆内6间小房间,按大小来分,每天20元至30元不等,有些人一住就是好几个月,这些人,大多数是附近医院一些病人的家属,为了照顾病人方便,而选择住在了这里。

  在一家医院旁经营家庭旅馆的杨先生告诉记者,他老家是汉中的,在西安经营“病号出租屋”已有3年时间,目前手上的房源已有5套。“每月能挣一万左右,生意比较平稳。”

  “‘病号出租屋\\’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房子里都有厨房,患者可以自己做饭,可以省不少钱。”一名酒店经营者说,自家庭小旅馆多了以后,他们酒店的生意受到很大的影响。

  出租屋开进居民小区

  “这些旅馆里住的都是医院的患者和患者家属,进进出出什么人都有,这里是居民小区不是医院,万一有传染病传染给别人,那可怎么得了?”在西安一家医院附近小区居住的业主冯德利说,“小旅馆的客人实在是太繁杂了,许多人不讲卫生,楼道里扔得到处都是垃圾,严重影响了居民的生活环境”。

  经记者调查了解,这些住宿条件并不好的“病号出租屋”生意兴隆,房源往往供不应求。据西安东郊一家三级甲等医院住院部负责人介绍,该院有床位3218张,年门急诊量200万人次,年收容量10万人次,年住院手术量5万台次,最高日门急诊量近一万人次。“我们的床位大部分时候都处于满负荷状态。”该负责人称,由于不少病人来自外地,很多又没钱请护工,因此病人家属只能在附近找住处照顾病人。相比经济型酒店,家庭旅馆价格很便宜。

  “旅馆是特殊行业,需要经过层层审批,我们才能为其颁发营业执照,而且执照必须摆放在显要的位置上。”记者电话采访西安工商局,该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要开“家庭旅馆”,首先要经过消防部门的消防安全的验收,并发放消防许可证。其次还要在卫生防疫部门办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另外还要在当地的公安机关,办理特种行业许可证。在取得了以上证件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才会为其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如果没有办理手续被工商部门查处,将责令其整改。如果经营者拒不整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扣留、封存与涉嫌无照经营有关的资料和财物。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多数“病号出租屋”都存在卫生条件差、安全隐患多等问题。在位于伞塔路附近一家小旅馆,记者看到,房间是临时改造的,屋内电线乱拉在一起,有的线盒已经脱落,用电安全难以保障。

  由于“病号出租屋”规模小,设施简陋,只有一张单人床或双人床,所有房客都共用一个户外卫生间、盥洗池。而且没有窗户和换气设备,屋内弥漫着发霉的气味,很容易导致疾病传播。当记者对此提出疑问时,经营者表示,“家庭旅馆”是靠低廉的价格才得以客源滚滚的,旅馆的住客多是从外地来的求医者、打工者、业务员,这些人往往更在意是否便宜,而对硬件条件不是很讲究。

  据了解,按照特种行业有关管理规定,普通旅馆要办理工商、消防、治安等相关手续方许开业。而这些无证经营、入住不用登记身份的“病号出租屋”虽然有较大的市场潜力,但其安全问题却不容忽视,不知有关部门能否采取积极措施将其纳入规范化管理?

  病号家属王师傅的困惑

  “我该住到哪儿?”西安黄雁村“病号出租屋”被查封,入住者铜川人王师傅一脸困惑。2011年11月18日,西安市公安碑林分局红缨路派出所、工商碑林分局白庙工商所等部门联合执法,对存在治安、火灾隐患的黄雁西村社区内21家非法小旅店拆除、查封、取缔。

  若不是周边居民诉说,很少有人会发现这里一栋栋多层住宅楼内,隐藏着大量非法小旅店。这些小旅店多用木质结构挡板将房间隔离,每间不足20平方米,床铺、电视等设备齐全,每张床铺一天的入住价格在20元至30元不等。

  “一旦发生火灾,非常危险!”民警拍着木制挡板说。在现场,记者也没看见任何消防器材。

  “附近有几所学校,旁边又是陕西省人民医院,从外地来看病的、周末学生住宿的,多得很,价格还便宜,已经好几年了,生意火得很!”附近居民对此很不满,认为流动人口多,易发生盗窃等刑事及治安事件。

  王师傅便是入住者之一,他来自铜川,6岁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省医院看病。医院不让陪床,他们无处居住,通过传单,知道这里有入住之处。“我们挤一挤,一天的住宿费20元,如果在外面住小旅店,最少要50元,费用太高了,还是这里划算。”

  对此,王师傅感到无奈,“这里不让住,真的找不到这么便宜的地方了!”

  检查人员介绍说,理解王师傅的无奈,但由于这种非法小旅店的存在,影响到周边多数居民安全,必须取缔。

  与这种“病号出租屋”经营模式最接近的,是家庭旅馆。它是以家庭为经营主体的旅店。一般是将自己的住宅改造为旅店,成本低,价格低,规模小。

  按照旅店办理方式,首先要在工商部门办理允许经营酒店范围的公司等事宜,然后,要取得卫生、环保、消防等部门的合格审批,并在公安部门备案。西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防火处高级工程师王彦武表示,旅店属于公共建筑,而住宅属于普通建筑,两种建筑的消防安全标准不一样。工商部门表示,按照《物权法》等相关规定,要在住宅内从事经营活动,必须要得到周围邻居同意。警方表示,需在警方处备案。由于没有法律支持,个人小旅馆在申办过程中,有一项得不到通过,往往经营手续很难申办成功,一些经营者便开始私下违规经营。

  “没有身份证也可以入住”

  “在你们这儿居住,办什么手续吗?”记者问道。“不用,我们这儿是自己家的,不用办理。”开办“病号出租屋”的老板大多数这样回答。而有的老板则说:“我们的手续正在办理!”记者发现,民宅改旅馆在为老板们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同时,也惹来了周边居民的怨声不断。家住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附近的张女士说,家庭旅馆多了,生人出入自然会打扰他们的生活,也会给社区治安埋下隐患。

  “住在这样简陋的‘家庭旅馆\\’,住宿者的利益也难以保障。”市工商局有关工作人员对此也表示担忧。由于价格低廉,经营者也不会对住宿者的财产安全负责,而且这些旅馆基本不开具发票,住宿期间产生纠纷,消费者难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据工商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只要手续合法,民房里也可以开设旅馆。一些小区物业则表示,这些小旅馆虽然会对小区安全有影响,但旅馆合法经营,他们无权干涉。

  一家“病号出租屋”的老板表示,周边租房价格在每月1000余元,外来就医者对廉价酒店有需求,他看中了这个商机,将自家百余平方米的房子租出去,一间分成8个隔档,每个隔档1至2张床,一张床一天20元,如果住满,一天的收入就在160元以上。“比租房挣钱,而且入住的人还多!”

  记者以住宿为名走进一个名为“爱心宾馆”的家庭旅馆,一位工作人员迎上来问道:“住不住宿,单间30元,标准间50元一天。”记者问是否能开发票,对方回答:“咱们这是家庭旅馆,营业执照都没有,哪来的发票啊。”记者于是借故离开。3月8日,记者又来到了位于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附近一居民小区,记者此前通过广告得知,该小区开设了多家家庭旅馆。

  记者进屋看到一间50多平方米的房间内放着一张双人床、一台电脑、一台电视和饮水机,里面还有卫生间和厨房。一位女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住宿价为每天80元。该旅馆楼道内没有放置灭火器等消防设施,一旦发生火情,后果不堪设想。当记者问其有无营业执照时,对方表示没有。

  记者佯装在随身背的包里翻了一会儿,然后说:“对不起,我忘了带身份证,怎么办?”“没带身份证也没事,我们这没人来查。登记身份证都是人家正规旅社,我们这里的旅社都是自己家的房子,谁来查?”老板娘如是说。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交大一院、省医院、西京医院、唐都医院、西安第四人民医院、省二院等多家医院周边的40余家“病号出租屋”,发现绝大多数没有营业执照,70%都不主动要求顾客出示身份证,顾客自由租住,有些出租屋出现男女混居等现象,且普遍存在卫生、消防、治安等方面的隐患。

  谁为“病号出租屋”把关?

  3月10日,记者走进交大一附院对面一个“病号出租屋”,院里几个男子正在狭小的过道里打麻将。记者以看房名义,敲开了最里面的一间小屋,屋里住着一位带孩子的中年妇女,竟是一脸惊恐,原来她以为有人来查店。交谈中得知,这位来自陕南镇巴县的妇女因为父亲住院来陪护住进这家小旅馆。据她的邻居介绍,这里经常有人深更半夜来敲门,自从住进来,她几乎天天都睡不踏实。

  随后,记者再次走访了位于纺织城附近的一家“病号出租屋”。“病号出租屋”业主李晓民对记者说,他干这行有20多年了,“近几年,被处罚过几次后才知道,开小旅馆也需要手续。”李晓民说,怎样才能使自己的旅馆合法化,他既焦急也头疼。他的担心和无奈,在“小旅馆”业主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目前,众多“病号出租屋”和“黑旅馆”想变“白”,但遇到的共同的障碍是:卫生许可证和特行许可证拿不到,而没有“两证”就办不来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其中,有一些经营户愿意投资改善卫生条件,配备相应的设施,合法经营,但是却难以拿到特行许可证。另外,缺少消防通道是“黑旅馆”和“病号出租屋”难以合法化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些小旅馆几乎都是城中村的民房,建筑缺乏规范,没有消防通道。还有少数经营者因法规意识淡薄,根本不了解开办旅馆应该办理哪些相关手续。由此看来,欲让这些小旅馆、黑旅馆和“病号出租屋”合法化,政府职能部门对其进行宣传引导,大有必要。

  针对西安市“病号出租屋”大多属于无照经营且普遍存在卫生、消防、治安等方面隐患的现状,西安市莲湖区司法局法律事务所郝升阳律师认为,家庭旅馆之所以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说明它们满足了一定的市场需求。公安、房管、消防、环保、市容、工商等相关部门,应该一手抓规范,一手抓监管:一方面对具有经营条件但尚未办理合法手续的家庭旅馆经营者给予帮扶,指导他们办理合法经营手续,提高服务质量,另一方面,对那些条件简陋经过治理整顿也难以达标的家庭旅馆,坚决予以取缔,切实保护消费者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西安市有关专家认为,因为市场需要,这些傍医院生存的小旅馆或称“病号出租屋”已经发展成社会产业,它不仅会给城中村村民带来经济效益,给失业人员提供了就业岗位,还带动了餐饮等相关服务业的发展。因此,对于医院附近这些小旅馆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治理整顿。

  而相关的政府部门表示,对一些有条件改造的个人小旅馆和“病号出租屋”,要积极扶持引导其合法化,走规范化经营的道路;对于那些隐患太多、又不具备改造条件的,必须依法予以打击,发现一处取缔一处,绝不心慈手软!(三秦都市报 记者 杨立)


相关阅读:
牙科疾病 https://www.haoya120.com/
------分隔线----------------------------